惠代购(Hdaigou.Cn),
轻松实惠做代购

微信朋友圈代购,实惠与风险并存

微信“朋友圈”的出现,不仅给人们增加了一种交流方式,也影响着人们的消费方式。如今每个人的微信里,都充斥着大量的代购信息,占据了手机屏幕,让用来聊天交友的微信成了购物市场。微信代购没有信用担保、没有评价机制、也没有第三方交易平台,交易模式完全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它是一种新型便捷的消费方式,还是一条充满陷阱的荆棘小路?

微信朋友圈代购,实惠与风险并存

“朋友圈”代购信息泛滥

微信,以其快捷、方便等优势成为当下炙手可热的聊天交友软件之一,在各个年龄段都占有一席之地。然而,很多人最近只要一登录微信,各种各样的“海外代购”充斥着微信“朋友圈”,销售的产品也是五花八门、无所不包,像服装鞋帽、化妆品、自制食品、奢侈品代购等,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,让用来聊天交友的微信成为购物市场。

“亲,上次买的面膜用完了吗?”1月12日晚,市民张瑜刚刚登录微信,就收到朋友刘女士发来的一条信息。张瑜是一名网购达人,可是这一年来,她的消费战场从购物网站“搬”到了微信。“在购物网站买东西还得在一大堆商品里仔细寻找,特别浪费精力。现在,微信里做代购的朋友越来越多了,而且我们彼此都认识,他们卖的商品我还是比较放心的。”张瑜说。

微信代购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基础上,如果是不认识的人,很多人是不会光顾的。总之,我从微信“朋友圈”的代购中享受到消费的便捷。”张瑜告诉记者。

“各位亲,我在帮朋友做代购,可代购各种化妆品以及高仿奢侈品、精仿奢侈品,价格合适、质量上乘,欢迎各位亲光顾,看中哪款带图私信我。”和张瑜一样,只要一打开微信“朋友圈”,在我市一家企业工作的陈慧岚定会看到满屏的代购信息。“每天打开微信刷刷‘朋友圈’、看看朋友们的动态是我的习惯,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发广告的朋友越来越多,各种各样代购的信息开始对我进行‘轰炸’,看‘朋友圈’更像是在逛淘宝,偶尔看看新鲜还行,能让我知道现在的商品信息。时间长了我就开始烦了,但是做生意的都是熟人和朋友,自己不好意思说什么,只能不断地屏蔽他们,实在苦不堪言。”陈慧岚拿出手机给记者翻看,“朋友圈”中的内容一连向下翻了好几页,大多数内容都是代购化妆品、奢侈品的信息,好不容易才能看见一条不是广告的好友动态。陈慧岚认为,“朋友圈”是交流感情的地方,现在成了一个虚拟集市,完全变了味儿。

据了解,微信代购从两年前开始出现,从去年开始迅速发展壮大。为此,记者走访了多位年轻市民,他们均表示,自己的微信里都是熟人做代购。“你‘朋友圈’里没十个八个卖东西的,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有微信。”采访中,很多市民对“朋友圈”里这些每日刷屏的代购不胜其烦,“每天一刷‘朋友圈’,十个有六个是在卖东西,快成市场了。我在想,他们的货源是哪里,真的靠谱吗?”

随后,记者联系上了一位在“朋友圈”做化妆品代购的微信卖家李女士。记者点开李女士的微信“朋友圈”,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产品图片和消费者使用前后的对比照,再配上极富煽动性的说辞,很难不让人心动。“我代购的化妆品大部分来自海外,其中以韩国居多。由于没有缴纳关税,所以也不会把价钱标得太高。做化妆品代购其实很简单,联系好货源渠道后,每天将他们发的化妆品图片复制到自己的‘朋友圈’就可以了。有人下订单的话,我再告诉供货商。说真的,我自己都没见过所卖的实物。”李女士说。据了解,在这个过程中,李女士并没有投入任何成本,而她的卖价与“厂家”的发货价之间的差价,就是她所赚的利润。

此外,记者在微信查找公众号一栏输入“代购”两字,随即出现一连串公共账号。只看名字,出售商品从化妆品、服装、饰品到进口奶粉等食品,涉及的区域很广。

“朋友圈”代购小心“杀熟”

只需一个微信号,配上一张张诱人的商品图片和简短的文字介绍,一家“微信商店”就算开张了。尽管很多人做得有声有色,但对于这样一种购物形式,广大市民能否放心购买呢?

“我保证我的商品绝对没有问题。”说这番话的是27岁的程魏薇,2013年结束留学生涯后回到开封,而后一直待业在家。去年开始,她利用留学时期的同学资源,开始了自己的代购生意。“微信代购非常容易,只要有微信号,每天上图宣传产品即可,不需要仓储成本、物流成本。有需求的话,我只要将钱款打过去,注明款式货号,然后等我收到同学从欧洲发来的货后,再发给买家,我绝对相信我同学的为人,我保证商品是正品。”程魏薇告诉记者。

尽管很多卖家信誓旦旦地保证,但是记者采访了10位市民,7人表示微信代购不靠谱,而且专“坑”熟人。其中,22岁的小郑是河南大学大四的学生,去年10月,她在微信“朋友圈”看到在韩国留学的一名高中同学发布的一款韩国面膜,对方表示绝对韩国名牌,任何肤质适用,而且是从韩国首尔专卖店提货。因为都是熟人,所以小郑没犹豫直接将400元货款先打入对方账户。然而,半个月后,她终于收到了这款面膜。使用后发现,效果远不如微信中描述的那样好,使用后的脸火辣辣地疼,还出现了大面积的红肿。小郑委屈地说:“由于我的皮肤比较敏感,就试试这款据说任何肤质都适用的面膜,结果还是出了问题。”另外一个朋友则告诉小郑,这个牌子的化妆品在韩国当地非常便宜,但是代购商为了牟利,标榜自己是韩国名牌,把价格哄抬上去。为了避免伤和气,小郑只能默默地忍了。她说:“以后这些代购我是不敢买了,他们没有实拍图,也看不到别人的评价,更没有专门的售后机制,任何人都能注册一个微信账号,然后在上面卖东西,实在不靠谱。”
与小郑有相同经历的还有市民赵宇芳,她告诉记者,一直听说微信“朋友圈”中的代购专坑“熟人”,于是她多了个心眼,但凡看到微信里的朋友发布商品照片,她总会先询问价格,然后上购物网站查看价格,事实证明,大多数熟人的报价都偏高,赵宇芳说:“鉴于这种情况我宁愿买购物网站的东西,商品便宜不说,万一出现问题也好退货。”

朋友圈代购需谨慎

没有信用担保、没有评价机制、也没有第三方交易平台,微信代购的交易模式完全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随着越来越多卖家的加入,这种交易的风险也显露出来。微信开店几乎没有门槛,只需注册一个账号即可。其次,微信好友添加并非实名制,qq号、手机号或其他名字都可添加。第三,微信购物的支付方式并不固定,难以通过支付平台约束和保障。一般微信购物都是先付款再发货,和其他电商平台不同,不可以通过支付宝等第三方交易平台或选择货到付款,这就意味着购买者要承担着一定的风险性。

记者从公安部门得知,在目前出现的几类网购骗局中,以微信代购为由进行诈骗的较多。很多以低价代购为名的卖家,用超低折扣吸引顾客,然而店家在他们付款后便失去联系,甚至直接删除好友,让人无处可寻。

前段时间,市民刘菁就遇到了一件烦心事。爱好文玩的刘菁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个名叫胡博的人。胡博经常在微信“朋友圈”发布一些文玩核桃、黄花梨手链的图片,这让刘菁非常心动。就在前两天,胡博在“朋友圈”里晒出特价的文玩核桃,让刘菁很动心:“原本是1000元的‘狮子头’,他说可以半价给我,但是要先付款再发货,还说这是微信商家交易规则。”刘菁就给胡博指定的账号汇了款。谁知当刘菁告诉胡博钱已到账后,胡博马上就把刘菁拉入黑名单,从此都不接收刘菁发来的信息。

记者从市工商部门了解到,尽管微信代购如此红火,但他们并未接到关于在微信上购物产生纠纷的投诉。对此,该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,因为微信平台上从事代购的多是身边的朋友,不少消费者即使购买后发现有质量问题,但碍于朋友关系,也不好意思提出退换,或者买卖双方从私底下就解决了。如果闹到“官方”,很可能两人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,所以现在关于微信“朋友圈”购物的消费投诉并不多。同时,该负责人也坦言:“即使微信购物产生纠纷,消协等部门也很难予以解决,因为首先买家手里没有相关的购物单据,就意味着没有任何证据。另外,一般微信卖家都没有实体店,更别提有相关证照,所以消费者维权有一定的难度。”

据了解,针对微信代购经常发生的交易纠纷,腾讯公司曾经发布过一份名为《微信公众平台关于假冒伪劣产品销售推广行为的公告》,“如果用户发现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存在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等违法行为,欢迎通过微信的举报功能进行检举,核实后,我们将根据违规程度进行处理。”腾讯表示,微信在打击此类不法行为上已有了严格的举报机制,一旦举报通过微信官方核实,将对此类账号进行处理,情节严重的甚至会被永久封号。同时,对微信公众平台的注册,也已经制定了严格的审核机制。无论是企业、政府机关或是个人,要注册微信公众账号,必须提供注册人的身份证、手机、固话和手持证件的照片。

“涉及海外的代购维权的确是个难题。海外代购买卖双方发生纠纷,法律管辖和消费者维权都应在海外进行,取证调查难度高、成本高,维权艰难。”河南王松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雷智慧说,海外代购一般都没有相关凭证,没有办法实行“三包”,消费者在选择时需要谨慎。买方可要求代购人提供购物凭证、收银单据及出售商家的联系方式以防止货品出现假冒、质量问题,代购方应自觉保留购物凭证、邮寄凭证,以备查询。此外,在我国,没有中文翻译的产品是不能够进行销售的,但海外代购的商品都没有汉语翻译。通过海外代购的产品,不少消费者很难知晓商品的保质期、使用说明以及注意事项。如果消费者由于自身使用不当导致损害,商家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,如果代购的产品是药品、食品,那对消费者来说风险很大。“

海外代购隐藏法律风险

2012年,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离职空姐走私化妆品案,这起案件也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关注。涉案空姐是一家淘宝网店店主,长期携带从国外免税店购买的化妆品入境销售而未申报,共计偷逃海关进口环节税113万余元,涉嫌走私,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。

“这一案件清楚地告诉我们,如果代购商品来自海外,则存在着偷逃关税和产品质量问题的双重风险。对火热的‘代购产业’,大众观念与法律条文有着不同的理解,这一点需要我们仔细看清。”雷智慧说,海外代购这个近几年兴起的行业正在以疯狂的速度增长。这种增长背后显然是大量实质性的“走私”行为,而这类行为难以广泛缉查,因此不太可能被全部阻止,不少消费者会认为这可能是钻了“法律的空子”,从而放松警惕。

“但是,从严格意义上来讲,这算不上钻‘法律的空子’。因为所谓‘法律的空子’一般是指法律并未作出规定某些领域,基于‘法无禁止即允许’的私权原则,行为上有很大的自由度。虽然其中某些行为可能与法律本身的精神甚至社会习俗相悖,但由于法无规定,也不能追究法律责任。但是,对于代购这类行为。我国关于走私的相关法律已经实际上完整覆盖了这些行为。一旦遭到侦查,并没有多少自辩的借口,‘钻法律空子’这一说法实际上这只是来自对法律的不了解。”雷智慧说。
雷智慧告诉记者,2010年,海关总署第54号公告规定,进境居民旅客携带在境外获取的个人自用进境物品,总值在5000元以内(含5000元)的,并且限自用、合理数量,海关予以免税放行;对于邮寄,海关总署第43号公告指出,个人邮寄进境物品应征进口税税额在50元(含50元)以下的,海关予以免征。

雷智慧也进一步解读了什么是“自用”和“合理数量”。《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》中阐明,“自用”是指旅客或者收件人本人自用、馈赠亲友而非为出售或者出租;“合理数量”指海关根据旅客或者收件人的情况、旅行目的和居留时间所确定的正常数量。也就是说,把握一定的限度,普通人出国回来买点东西,可以不缴税,享受一定实惠。

“需要注意的是,海关法律政策中的‘合法代购’要求必须‘自用’,那样的物品具有‘非贸易性’的特征,即入境后不用于出售或出租。显而易见,海外代购产业中,这些商品将再次进入贸易领域,所以海外代购的商品是货物,无论其价值多少,都要照章纳税。这意味着,代购货物有没有达到5000元或50元并不重要,因为这两个是针对自用的限制,而用于牟利的代购,即使单次价值很低、数量很小或者按自用缴了税也不行,这些都应该按进口货物来缴税。当然,现实中对是否是自用很难辨别,一旦被查到,后果才严重。”雷智慧告诉记者,“《海关法》中规定,直接向走私人非法收购走私进口的货物、物品的也应追究法律责任。由于很多代购行为涉嫌‘走私’,于是买代购品的人也是涉嫌参与‘走私’的;而《刑法》中规定,向走私人非法收购走私进口的其他货物、物品,数额较大的将构成走私罪。”

赞(0)
惠代购(Hdaigou.Cn)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惠代购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来源惠代购 » 微信朋友圈代购,实惠与风险并存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